cc咩咩

凹空空!!!

【嘉金】(R)校后

一口允诺众明生:

初夏,就好似青春一般,虽不如盛夏朝气蓬勃,也不像暮春生机勃勃,但却是生机勃勃的延续,朝气蓬勃的前奏,开始热烈生活的起点。




初夏的阳光也不像盛夏般耀眼,倒是有几分春日的感觉。




阳光斜照,透过窗户,虽不耀眼但还是有几分刺眼,但刺眼的光并不能照醒被瞌睡虫吞噬的可怜儿。



“哈~这明明是夏天才对啊。”




身处VIP阳光专属Spa区的吮萌同学悄咪咪的打了个哈欠,至于为何还并未在课上睡着,全然是因为已经搬着凳子趴到教室后面写检讨的同学们,睡着就是那个下场,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这位新来的班主任嘉德罗斯老师过于......嗯,暴力。




嘉德罗斯,二十出头的年纪,  eyEAA据说从上学开始就一直保持着全校第一甚至全省第一的成绩,到了工作也是如此。虽然只教过一个毕业班,但硬生生把最差的班级搞为尖子生班也足以证明他惊人的战绩。而现在这个班,就是他所教的第二届学生。




白皙的肤色,鎏金的瞳孔,倒是和他的金发相映。右眼下的黑色星星据他所说是胎记,只是没有人相信罢了。老师一直有一个特殊的癖好,一年四季,他都带围巾。而且是一个款式不变的,一年四季啊!那存货是要有多少。虽然学校命令禁止不可以带首饰,但这位老师却带着黑色的耳环,还留长发,还用黑皮筋扎一楼头发在脑后,放到人群中那一定是极吸目光的帅哥,就是脾气有亿点暴罢了。




“金,你不困吗?”




那位身处阳光Spa区的同学默默看向了似乎精神头还不错的同桌。本来还带有极大的困意,但在看清旁边那位叫做金的少年在做什么后,他震惊了。




“!金啊,正在上课啊!你怎么敢啊!”




被喊中的金抬起头,似乎还颤抖了一下,确定嘉德罗斯在板书后一脸哀怨的看向了同桌。




“我有不得不这样做的理由。”




吮萌默默的擦了一把并不存在的汗水。




“道理我都懂,那你为什么敢上课玩手机?”




金紧紧的闭上了眼睛,像是想到了什么痛苦的事情,最后拍拍吮萌的肩膀,故作深沉的说:“是兄弟就别问。”




“那我还真是多亏了你,现在一点困觉都没有了,不愧是我的好兄弟。”




似乎是为了迎合这句话,吮萌恰到好处的打了个哈欠,接着把视线挪回课堂,还算认真的听讲。


而金则是再次低下了头,脸上似乎流下的2D的眼泪。




嘉德罗斯,你个混蛋!




随着分针一点一点的划过,清醒的孩子又再次犯困,脑袋一点一点的,眼皮慢慢的往下沉。




“在课桌下玩的还开心吗?”




吮萌突然被惊醒,看向了声音的源头,正是在金身边的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正站在金的侧面,弯着腰“亲切”的询问,垂下来的发丝拂过金的脖子,金挠了挠,一脸郁闷的开口。




“开心?是啊,‘老’开心了。”金哀怨的语气传入身旁二人的耳朵,吮萌一脸无语,伸出手想要拉他一下,结果他亲爱的同桌再次开口:“要不是因为嘉德罗斯那个混蛋......”




“咳咳,金同学,你好像对我很不满啊~”




正在这时,嘉德罗斯恰好打断了金的话语,而坐在金一边的吮萌同学用手遮住了眼睛,表示自己不认识这个同桌。而我们的金同学才反应过来,刚刚和自己说话的似乎不是他的好兄弟吮萌。




“金同学,你似乎,对我有什么敌意啊?”




嘉德罗斯一脸灿烂笑容,但却偏偏看不出来他的心情,虽说吮萌同学最能揣摩他人心思,但根据他对嘉德罗斯的经验来看......他到也猜不出来。




“下课来我办公室。”




说罢,嘉德罗斯便直接走开了。






在下课铃声响过之后,金满脸不情愿的跟着嘉德罗斯回到他的办公室,嘉德罗斯翘着二郎腿坐在办公椅上,用手支着头看着金。




“渣渣,你的胆子不小啊。”




“什么嘛,你非要在课上给我发消息嘛,还......”




“我说的是这件事吗?”




“那还能有哪件啊?”




金一脸委屈,毕竟事情发展至今倒也不是他的错啊,谁让这个嘉德罗斯非要约法三章,其中还包括消息必须要在三分钟内回复,还有他发的什么玩意啊,内玩意要怎么回啊?!




金:为了一个金同学的称呼,我付出了太多。




“昨天下午为什么不和我一起回家?”




讲到这里,嘉德罗斯属实是有亿点生气,左手原先把玩的柠檬的被捏的稀巴烂,空气中弥漫着酸溜溜的味道。嘉德罗斯眯着眼睛,似乎如果金不能给一个满意的答复就把他给吃了。




“啊,是格瑞啊,姐姐让我带格瑞去找她,姐姐找他好像有事,毕竟格瑞刚到这个城市嘛,所以要我给他带路呀。”




“格瑞?”




嘉德罗斯皱着眉头仔细的思考了一下,确实是有这么一个转校生,似乎是从隔壁A市转过来的。




“那么,怎么连说都不给我说一下?”




金看到嘉德罗斯的脸色好看了一点,松了一口气。




“手机没有电了啊。”




金金一脸无辜。




“过来。”




“?干什么?”




“算账。”




“什?”




“关于你三分钟内没有回消息的帐。”




“诶,诶?!!!”




在金惊恐的眼神中,嘉德罗斯打开抽屉,拿出一个胶囊状的不明物,对着金满脸笑容,只不过是坏笑罢了。




“救命啊!!!”




此时的教室内,听着教室外的广播里播放着上课铃声,吮萌看了一眼空荡荡的右位,意外的发现金的手机没有锁屏,显示的是一个聊天界面,而给金上课发消息的不是别人,正是嘉德罗斯。


更令吮萌震惊的,是他们的聊天内容。


———————————————————————————————————


 <                 金毛自大狂


                                                            在线




                                                             15:12


金毛自大狂:喂,渣渣




金毛自大狂:想要来一场校后激/情吗?


———————————————————————————————————


然而其他便没有记录,想来是被人删去了。吮萌表示很震惊。




“嗒嗒嗒”的鞋声传了过来,吮萌下意识的按住了锁屏键,抬头看了眼站在讲台的嘉德罗斯,又看了眼写在黑板左边的课程表,陷入沉思......这节课难道又被数学课占了?




“你们的雷狮老师有事,这节,还是我的课。”




“no————”




台下的学生们发出抗拒的声音,但在看到老师手中所拿的东西时,眼睛里冒出绿的发蓝的眼光,眼中的期待就快化为实质的了。




“这节,休息课。”




在嘉德罗斯老师的这个班,每到一个特殊的时间,就会上一节休息课。所谓的休息课,顾名思义,就是专门为了给学生放松的,毕竟嘉德罗斯的赶课速度可是绝对的快。然而在这休息课里,自然是有要求的,如果没有在老师规定的时间内完成老师规定的题目,对不起,你的休息课就将和你说拜拜了。




“没事吧?”




吮萌看着身边一直趴着的同桌,开口询问。刚刚跟着老师进来回到座位上后,金就一直趴在那里,让身为同桌的他有些关心。




“没事,赶紧.....唔......赶紧做题吧。”




金伸手指了指黑板,又再次趴了下去。




“限时十分钟,开始。




嘉德罗斯看了一眼手表,确定好时间后就开始在讲台上练字。




正是午后,暖暖的阳光正透过窗户撒进屋内,嘉德罗斯垂眸,长长的睫毛在光芒的照耀下变成一道道白丝,透过树叶间的缝隙,倾洒下来的阳光斑斑驳驳,岁月静好。




但我们的金同学并不这么想。




题目很简单,是个明眼人都知道这次老师放了一个太平洋,虽说金已经做完了这些题,但这并不能令他快乐。




“报...报告,我...要去厕...厕所。”




一句话断断续续的从金的嘴里说出来,兴许是因为尿急吧,毕竟嘉德罗斯可是把金拖到了上课时间呢。




嘉德罗斯看了一眼手机,似乎是在和什么人聊天,手打字的速度挺快。不经意的抬头看了一眼金,便点了点头。




金松了一口气,但在感受到抽屉里的振动时,暗骂了一句混蛋便将手机塞进裤兜里前往厕所。




嘉德罗斯:喂,渣渣




嘉德罗斯:不准取出来。




金:。




正是放学前几分钟,班里的大多数同学已经开始悄悄的收拾书包了,同时也有一部分同学加快手中抄写的速度,而剩下的那些则是看着钟表发愁叹气顺便再听着枯燥乏味的习题讲解。


吮萌拉好前层书包拉链,侧头注意到从上课开始便一直趴在桌子上的金,看下时间沉思几秒之后揉了揉金,小声说到。


“醒醒,金,快下课了——”


碰到他的一瞬间,金明显颤抖了一下,他抬起头,眼神略带着写迷/离,一抹荡/漾的红蔓延至耳根,头上冒着细汗,双唇也莫名的红润。说奇怪点,就像是被*了一样。


“啊,嗯……”


于是乎,他再次低下了头。


台上的老师看了看手中的表,轻咳了几声后放下手中的书,最后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水。


“还有五分钟下课,收拾书包吧。”


接着,他再次看向金,带着莫名的怜惜……对,是怜惜!接着叹了口气后走出了教室。


身为金的同桌自然是发现了些不对劲。


再联想到他看到的消息……啧,他好像知道了些什么。


“金!嘉德老师让你留教室一会!”


一位抱着作业的女同学从门后小跑进来。


“太棒了,你还没有走,刚我去抱作业的时候老师让我给你说一下,他放学后有什么事找你似乎……”


“知道了。”


闷闷的声音传了出来。


“他咋了?”


“不知道。”


“?你可是他同桌诶!”


“这样,那什么……呃啊,你的那句话,金和嘉老师好像……”


“……也许是我想多了。等等,这是今天中午的卷子?!”


“嗯啊,是的,老师改的太快了。”


“?!我可不想不及格啊喂!”


耳边的声音逐渐安静,同学们嬉笑打闹的声音,急匆匆或是不紧不慢的脚步声,都随着时间而逝去,现在的教室,只剩下金,和发亮的灯棒了。


金强撑着站起身,下身格外的酸痛,将桌上的东西收拾进书包内,喘气稍微发了一会呆。


“喂,渣渣~”


嘉德罗斯从教室后门走入,悄悄的站在金的后面,将下巴垫在肩膀上,轻轻的向着金的耳朵吹起,时不时地轻咬几下。


“考虑的,怎么样了?”


“我,我想……”


“啧,没吃饭么?”


“不过这不重要。”


嘉德罗斯趴在金的身上,迫使金也弯下腰趴在桌子上,手在金的身上上下游走。


“校后基♂情♀,要,开始了哦,渣渣……”


皎洁的月亮温和的将光撒下,已经有几只蝉开始发声了,一些可爱的小动物已经开始为接下来的演唱会开始做练习了,它们时不时的环顾四周,也不知道在看着什么。


“喂,你看,那里也有和我们一样勤奋的人呢!”


“哇,是诶!”


而他们的目光,都聚焦在了,那个,亮着灯的教室内,它们看了好久,好久,好久。

Kaze-LightY:

#转赞评抽10位妈咪送拍立得两份

原神魈原创同人周边«挽鸢诀»

主催/设计:Kly

画师:红柿

宣图:路过的毛豆

寄售社团:永远不滞魈

开售时间:5.16晚八点

感谢您的喜欢♥(。→v←。)♥